行业动态

优胜教育“跑路门”,预付费营销及加盟模式遭质疑

教培机构优胜教育频频刷屏。先是上个月被曝出全国多个校区关闭,总部人去楼空,家长退费遭遇难题,疑似“跑路”。10月17日,优胜教育官方微博发布辟谣声明,两天后,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陈昊回应,表示公司“不会破产,不会跑路”。

然而到了11月5日,优胜教育公众号突然发了一篇署名陈昊的推文,在这篇题为《一个近20年教育行业创业者的致歉信》中,陈昊向家长、同事、加盟商等道歉,称疫情期间公司收入骤降,加之部分加盟商资金链断裂,这才造成总部资金链断裂,同时希望大佬、同行伸出援手。此后几天,北京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消费警示,优胜教育第4次上榜单。


“跑路门”后的一波三折


对于资金链断裂的原因,陈昊表示,长达8个月的疫情期间,公司收入只有原先的1/3,最差的时候,连以往单月的1/5都不到。屋漏偏逢连夜雨,赶上部分加盟商资金链出现断裂,有的主动向总部求助,有些加盟商甚至直接失联,从而造成停课。


陈昊称,“从出现问题开始,我们都在尽力解决,直接接盘80多家加盟校区,不想因为当时加盟校的问题让学生家长和品牌受损,我们卖房卖车勉强接盘,本以为随着疫情的恢复,我们可以顺利解决,但没想到最终却连累到正常经营的校区,加速了总部资金链断裂。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机构,帮助不同地区的孩子复课。”


与此同时,他也表示了诚意,“团队愿意把所有股份0元赠予愿意伸出橄榄枝的伙伴”,“我个人愿意在未来十年在新优胜无偿打工,将自己积累的近20年的教育经验以及在教育行业拥有的资源全部贡献给新优胜。”

微信图片_20201120153011.jpg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信中还喊话马云、马化腾、许家印、曹德旺、刘强东、张一鸣、王兴等大佬伸出援手。截至发稿前,未见有任何一方回应。

优胜“暴雷”或许早有端倪。去年下半年,优胜教育各地校区被曝出纠纷不断,除了退费难,还有拖欠员工工资等。到了今年4月13日,陈昊发文表示,疫情下优胜选择全面转战线上,有些决策欠周到,个别加盟校区出现拖欠员工工资情况,优胜作为品牌方全面承担家长及员工损失。


2020年10月17日,优胜教育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辟谣公司破产,称请别有用心之人停止不雅行为和语言,否则将用法律武器来维护合法权益。声明还称,优胜教育会越来越好。


只过了两天,优胜教育再次霸屏。据媒体报道,10月19日,近千人围在优胜教育总部前来维权,其中不乏被拖欠工资的优胜员工。之后,陈昊表示,公司“不会破产,不会跑路”,将尽全力处理,疫情期间未裁员降薪导致资金链暂时断裂,而将法人变更为母亲不是为了“跑路”,是为方便贷款。


优胜为何崩盘


优胜教育主打K12领域个性化教育,融合线上教学、中心授课、到家辅导,以个性化教育在行业立足,有媒体引用其官网数据显示,公司在全国有1500多家门店,1.3万余名员工,门店有直营、加盟等形式。不过正观记者目前并未检索到,课程咨询等服务也全面暂停。


优胜教育的学费并不便宜,有家长透露,1对1全优课程课时单价从315元到470元不等,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增加。陈昊近日在接受“深燃财经”采访时也透露,“公司经营状况一直向好,营收每年都增长30%-50%,到2019年,整体收入达到30多亿人民币,利润5000多万,账上的现金比较充裕。”


既然经营状况如此良好,为何突然暴雷?陈昊称,2018年开始公司筹备美股上市,期间对校区大规模换址、装修,先后花掉了3亿多资金,这才造成公司财务压力。整改过程中,出现现金流问题和不经营的加盟商,优胜直接接盘。


在陈昊看来,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疫情期间收入和成本出现问题。营收创了新低,而成本几乎没有变化,“应该降薪和裁员、控制成本的,但我们没能走出这一步”。


他称,线下复课后,学生家长涌来要求退费,还有一些老师赶来讨薪,九到十月的40多天“真空期”,成了压垮优胜的最后一根稻草。


学生家长并不认同这个说法,直指其经营模式存在问题。有家长反映,校方往往拿出缴费越多、送课越多的套路,让学生家长选择预付费,很多家长也因此就范。仅北京某一地校区,就有283名家长申请退费,最低的待退金额为5000元,最高的则预存20万元,而她从去年十月就开始退费。


“预付式付款风险尤其大”


北京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官博发布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警示,其中,优胜教育第4次上榜单。警示指出,今年以来,接到的关于教育培训机构的退费纠纷数量居高不下。现将9月21日至10月20日投诉数量大、解决率低的教育培训机构名单公示,请消费者谨慎选择。


正观记者了解到,其实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就明确要求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务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不过,预付费营销模式一直存在于多个行业。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一位教育机构市场部经理透露,虚假宣传、刻意隐瞒办学资质以及预付式付款方式风险大等是很多校外教育培训行业都有的问题,“其中预付式付款风险尤其大。”


10月28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校外教育培训投诉情况专题报告”,称校外教育培训消费纠纷解决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采取预收费经营模式,一些无良商家打着“充值享优惠”的旗号,通过大额折扣诱惑消费者预交大量费用,因缺乏有效的资金监管体系,消费者的预付费可能被商家挪用,后期商家跑路或经营不善,消费者维权困难。


中消协同时建议,应尽快将预付式消费立法列入计划,通过制定专门的法律法规,加强预收费经营行为治理,做好源头治理,防止后续无休止的消费纠纷。



文章来源:正观新闻